24小时投资热线

15911039691

伦敦版“三十而立”!邮编和房子决定你的圈层!

2020年09月09日

从《三十而已》看圈层价值

近来国内热播的连续剧《三十而已》中几位主要角色的“家”也是一大看点。顾佳的江景豪宅,钟晓芹和陈屿的宜家风,王漫妮越搬越远的出租屋......三个女人,三套房子,三个故事,无论是地段、户型,还是内部陈设,都反射出其所在的阶层的内心的欲望以及新中产“圈层跃迁”的野心。

顾佳:房子意味着社交圈层

双商在线,严于律己,凡事追求尽善尽美。追求家庭美满的她,豪掷千金,只为跻身高级社交圈,当绚烂烟花绽放过后,亦发现了人外有人,圈外有圈。

钟晓芹:房子也是较量的底气

追求安稳,听长辈的话和相亲对象结婚, 过着有车有房小日子,但晓芹的这个房,是父母的房,是老公单位的集资房。

作为上海土著的她,当夫妻感情日渐平淡,婚姻生活走到尽头的时候,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只能沦落到在汽车影院中凑合。

甚至最后因为租房时间的不对还要回头去找前夫借住。小日子过的不顺的时候,房子也成了夫妻间较量的底气。

王漫妮:有房才算扎根

没有房子就没有归属感,八年沪漂,作为小镇姑娘,她拼尽全力在大上海立足,宁可租房颠沛流离也不愿意回家随便找个人嫁了。

向往浪漫的爱情和多金帅气的男友,但始终没有一个落脚点的她,即使外表再坚强,也渴望着有人为自己遮风挡雨,结果一不小心就被海王收进了网。

身在伦敦,如何破圈?

俗话说“三十而立”,但现在变得更“不破不立”。

作为New Londoner,生活难题无论你如何作答,气质相投的圈层绝对可以给你的选择添砖加瓦。而房子的保值与增值能力只是基础,背后潜藏的圈层才是真正的价值。

这部剧也在提醒每一个新贵,房产投资的思维要放得长远!绝佳地段和高档社区对于中产阶级来说,与其说是资产保障,不如说是撬开资源的钥匙,也是跨越阶层的跳板。

与国内大都市同质化的现象不同的是,伦敦的每个区域都风格迥异, 走几个街区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伦敦的圈层也更多元,更具吸引力!

在物以类聚、人以邮编分的伦敦,许多社交老手都会从人的穿衣打扮、气质谈吐大致猜出对方住在伦敦什么区域。

深入伦敦高端社交圈的人常会被问到“你住在哪里?”这并不是因为对方多爱查户口,而是因为每个地道的Londoner 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邮编控” ,毕竟英国的阶级划分更为清晰而缜密,你所居住的邮编基本体现了你的社会阶级。

甚至对一定阶层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住对邮编更重要的了。千万不要小看邮编,它虽然是几个数字与字母的拼接,但里面藏着的却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和一个家庭的生活方式。

择偶的筹码:The SWs

和上海不同的是,伦敦有真正的老钱。在伦敦,真正的富人大多只会在三个区域活动:一个是梅菲尔,还有就是肯辛顿和切尔西。

就连王子也都像其他英国贵族青年一样,平时活动的地区几乎也仅限于这三个区:Kensington、Chelsea 还有Mayfair,顶多再去下边上的Fulham和Battersea。

对于含着金汤匙出生的Upper Class 和含着银汤匙出生的 Upper-middle Class来说,大学只是镀金,私校的出身才是人设的核心。

邮编为 W1K、W1J的市中心梅菲尔(Mayfair)寸土寸金,大牌精品店、画廊、米其林餐厅、高档会所、对冲基金和私募公司云集。

在这个区安居的世界富豪也不少,Mayfair 和旁邻的绅士俱乐部云集的圣詹姆斯(St James’ )区仍然是老爷们日常工作和玩乐的地方。

但在Mayfair “乐业” 的上层人士往往也偏爱到肯辛顿和切尔西安居。因为以SW 开头的邮编(The SWs)才是真正的非富即贵。

稍微在伦敦呆的久一点,都会知道一个“切尔西真香定律”。尤其是一些有家族老钱的人会选择西伦敦最有声望的皇家自治行政区(Royal Borough)。

因为肯辛顿和切尔西(Kensington & Chelsea)覆盖着伦敦最贵的几个邮编——以SW3开头的切尔西(Chelsea)、SW7 的南肯辛顿( South Kensington)和骑士桥(Knightsbridge)、以SW1开头的Westminster 自治行政区和贝尔格莱维亚(Belgravia)。

近年来,骑士桥区域因为俄罗斯和中东地区阿拉伯土豪的入驻,也让老一辈英国上层阶级动了迁居的念头。

而新一辈的英国年轻人越是固守上流社会的傲娇, 就越是执着于在大学毕业后在切尔西(SW3)的国王街(Kings Road)周围先租房落户。

风靡英国的真人秀英剧 《切尔西制造》(Made in Chelsea) 讲述的就是这样一群出身优渥、住在切尔西(SW3/SW10)、肯辛顿(W8)、骑士桥

(SW1/SW7)等西伦敦地带的20几岁年轻人的生活。

剧中以金伯莉·加纳和维多利亚·贝克尔哈波尔为代表的这些“网红”女孩儿都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而是经营着自己的Lifestyle“生活方式”,这是典型的西伦敦富家女或是丈夫在梅菲尔的对冲和私募基金上班的家庭主妇路数。 创业的内容都与生活有关,不是泳衣,就是睡衣,要么就是高档家居。

以SW1开头的Belgravia 曾隐居了许多名流, 书写的都是大英帝国往日的辉煌——撒切尔夫人、英国演员费雯丽、劳伦斯·奥利弗、007的饰演者罗杰·摩尔、作家维吉尼亚·伍尔夫的故居都在这里;而沿着Sloane Square 斯隆广场西边的国王街沿路走下去, 就越往西越中产。

从富豪云集的骑士桥向西延伸,同为邮编SW7的南肯辛顿(South Kensington)也有着更多对Lifestyle有要求的欧洲青年才俊。

这里有法国学校,也有遍地的餐厅和美术馆, 因此也吸引了许多一向对美食和风尚都很讲究的法国人落户。

邮编里蕴涵的时尚灵感与情调

许多人因为90年代风靡全球的电影《诺丁山》(Notting Hill) 了解到了伦敦的诺丁山区, 不过电影许多取景地点都是在靠近Ladbroke Grove的诺丁山(邮编为W11), 这里是英国派对迷们偷偷喜欢的“文艺高地”,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和全球私人俱乐部Soho House的创始人Nick Jones 都是W11 的居民。 在他们眼里,Ladbroke Grove文艺的更高级,与东伦敦的出格前卫相比更精致。

在Notting Hill 的街道中,藏匿着许多时髦的Café和精品店,周末总会有许多养眼的欧洲年轻人喝着咖啡、吃着brunch。许多电视制片人、广告狂人、时尚编辑等创意产业人士都喜欢住在Notting Hill。

设计师Stella McCartney就是Notting Hill的居民,这里的时髦气氛总会给她创意的灵感。 这里也隐藏着许多建筑师改建的房子,外观都像是普通的联排别墅,走进去却别有洞天。

成了家后更低调的名人喜欢住在离Notting Hill 不远,邮编为W14的Holland Park。Holland Park 的联排别墅虽然已经位于二区了,但也有不少世界级富豪选择在这里安家落户,贝克汉姆一家和Valentino都住在这儿。

而Notting Hill 以南的Kensington(W8)也是不爱显山露水、低调安稳的有钱人的偏爱。而王健林则在邻近海德公园和肯辛顿宫再以西,环抱多家大使馆的 W8 置办了豪宅。

当然,许多文化人也喜欢住在西北边的汉普斯泰德(Hampstead),邮编开头是 NW3。和西伦敦大方承认自己离不开上流社会优越生活的人相比,

Hampstead 有许多所谓的“乌托邦主义”者——这可能与邻近伟大的英国诗人济慈故居有关。

这块区域,以迷人的自然风光和顶级学区而闻名。自18世纪以来, 有大量文化名人都选择驻居于此。更吸引了卷福Benedict Cumberbatch,龙母 Emilia Clarke,男神 Jeremy Irons 等各路名人和富豪在此定居,也被称为“伦敦的比弗利山庄”。

西伦敦“文化富太”的艺术生活

几万块钱的包包太多人咬咬牙都消费得起,花几百万的“零花钱”买艺术品却不是人人都能做到。而那些收藏艺术品的藏家们,早已过了“讲究外包装”的阶段,他们可以送完孩子直接背着帆布包去看展和走访艺术家工作室。

居住在伦敦的名媛富太Sabine Getty除自己经营同名珠宝品牌外,她的家也受到时尚家居杂志的追捧

与《三十而已》中分不清梵高与莫奈的太太不一样的是, 西伦敦的贵妇都有着很高的艺术和文化修养。 她们出现在艺术展上的频率绝对不低于时装周。

虽然欧洲人并不期待女性在成为“完美人妻” 人设的同时也兼顾一份事业,但把个人爱好做成品牌是不可逆的时代潮流。 她们享受又抗拒着“阔太”的标签,因为作为“附属品”的任何产出,都只是外显而没有内化,都不算真正的自我价值。

在这个追求个人品牌化的时代, 她们也更想被称为“entrepreneur”(创一代),打造个人品牌。至少处于政治正确的原因, 他们也要把“创业者” 的身份放在“社交名媛” title 的前面。

Alice Naylor-Leyland 推出了自己的tablescape品牌 image courtesy of Alice Naylor-Leyland

她们像后来回归田间开创空山茶的顾佳一样,已摆脱了纯粹物欲,登上了马斯洛欲望阶梯的顶端——“自我实现”。当然,她们身上也有在圈层风气影响下而形成的特有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观,但是“经营家庭”并不是她们的全职工作,而更倾向于将自己的兴趣发展成事业。

无论是做个人品牌,还是相夫教子,其本质上都是价值观的输出过程。受过高等教育的她们深知作为女人最恐怖的事情大概就是个人价值被某个光鲜亮丽的称谓与角色完全吞噬。

西伦敦阔太们的文化好奇心加上艺术、时尚和品牌方面的广阔人脉,除了时装周和高定秀不会缺席,她们会常常和其他做品牌的好友联手做出各种花样的跨界项目。她们更是当下西方正流行的社交媒体热搜标语#WomenSupportingWomen(女人挺女人)的身体力行者。

当一位伦敦社交圈的年轻富太或是社会小名媛初创一个时尚品牌时,她们第一批客户群绝对是同圈层的好友。 太太们会在社交媒体上支持好朋友, 也会穿朋友设计的衣服出席社交活动, 所以伦敦的太太们的社交活动从来都不是“比包大赛”。

西方社交媒体上刷屏的 #WomenSupportingWomen运动 image source: Instagram

但和很多亚洲妈妈一样,中产及以上阶层在两点上决不能妥协:一个是身材管理,还有一个就是子女教育。当然还有邮编!

西方的富人,平日里不管他们多么不以浮华的外在去评判人,最难妥协的仍然是子女教育问题。 许多英国家长在孩子未出生时就需要排队注册私校。《三十而已》里顾佳拖关系让儿子进幼儿园的事情, 在英国也屡见不鲜。

Sabine Getty Image source: @sabinegetty

好邮编意味着好学区?

溢价过高,年代久远,或者无法覆盖全年龄段的教育资源等问题则是国内学区房的硬伤。相比之下,在西伦敦,好的邮编周边学校都错不了。剧中的顾佳,不惜贷款上千万,就为了宝贝儿子不输在起跑线上。

但谁又能保证购买了学区房,孩子就一定能够在当下中国的激烈教育竞争环境中突围而出,一路领先呢?

其实这很大程度上只是家长们的一厢情愿,以为花了半生积蓄就可以许给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殊不知,教育,光顶着一个学区房的光环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依靠小环境和大环境的共同正面作用,才能够引导好孩子的未来。为了给孩子创造最好的小环境和大环境,让我们值得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比如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伦敦。

英国教育素来以历史悠久、标准严、质量高著称于世,从启蒙阶段到高等教育,英国教育就有自成一派的体系,以培养能力出众、全面发展的人才闻名。

如今,因为中国家长的教育眼光和格局有了普遍的提高,近年赴英留学的国人也越来越多,并且倾向于低龄化。其中更有相当一部分人群,选择在全英教育资源最集中的伦敦购置了学区房。

比如,位于伦敦西南的以SW6为邮编开头的富勒姆(Fulham)以及以SW11为邮编开头的巴特西(Battersea)。同属 the SWs,这里的价格也比切尔西友好很多。

无独有偶,英国安于稳定生活的中产阶级以及部分倾向于在30岁左右英年“早婚”中上产也很钟爱Fulham,成家立业之后在这里置房产、回归家庭生活, 有人搬来这儿也是因为这里是好学区。

这里也是典型的英国人喜欢的区域,可以呆在自己舒适的小圈子里—— 周末和私立学校、大学时代的老朋友聚聚。

毕竟再阶级固化的社会,也会有力争上游的人,每个社会和阶层的“外来人” 都更加努力, 置身于社会核心与上流圈层的”insiders”们也毫不松懈。

所谓圈层不同,不能强容。只要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圈层,其实幸福很简单,而在伦敦你可以生活的更“自我”,更轻松的实现“财务自由”。

无论是对比教育资源,生活环境,还是产权年限和投资回报。伦敦房产都不容错过。即使在异国他乡,你也不用担心,金牌房产经纪——英伦新贵会从生活方式、文化求学,和资产保值的角度,给到你一个全面而公允的参考。

本文为盛金石英国地产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授权转载需注明出处。